首页 > 今日关注 > 内容

全国知识产权宣传周落幕 “稻香村”商标纠纷受关注

2021-04-27 16:37:03    来源:法制与社会    

  每年的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2021年全国知识产权宣传周也于当天落下帷幕,在此期间,“稻香村”商标纠纷案件在多个场合被提及,再次引发了热烈讨论。

  “稻香村”商标纠纷受关注

  最近一段时间,国家高层将知识产权保护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多位代表委员就老字号的知识产权保护提出建议,引起强烈反响。对于中华老字号企业来说,知识产权保护尤为重要,它凝结着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是我国的宝贵财富。据最近公布的消息,商务部对1128家中华老字号企业2019年经营情况调查显示,84%的企业处于盈利状态,年营业收入达5000万元以上的中华老字号企业占比接近50%,整体呈现良好发展势头。

  中华老字号在蓬勃发展的同时,仍有不少隐忧,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历史遗留问题突出,商标纠纷不断,制约着企业的更好更快发展。就在3月底,中国商业联合会中华老字号工作委员会与北京知识产权研究会专门召开了“老字号知识产权保护研讨会”,多位专家以“稻香村”为案例发表了看法。紧接着在4月初全国糖酒商品交易会期间举办的食品饮料行业品牌保护高峰论坛上,稻香村集团(苏州稻香村)成都公司总经理田洪明分享了“稻香村”品牌的创立、发展、保护及面临的困难。

  据田洪明介绍,目前,稻香村集团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仍然面临三个方面的困难。一是“稻香村”企业名称未能得到有效保护。全国各地仍有大量企业以稻香村为主要字号命名,给消费者带来困扰,误认为是稻香村的分公司,给实际经营带来不便。二是“稻香村”商标未能实现跨类别保护。“稻香村”商标被多个单位和个人申请注册在酒、米面调味品等类别,存在着明显的傍名牌行为。如果企业选择在所有类别注册商标,则会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成本,不能真正解决商标跨类别保护的问题。三是以“地名+稻香村”形式注册商标的问题。对“稻香村”品牌识别产生误导,造成了市场混乱。

  “稻香村”除了品牌知名度较高外,南北稻香村的商标之争也为大众所了解。“苏州稻香村”和“北京稻香村”关于“稻香村”商标的争议已经持续十年之久,仍未有定论。

  南北“稻香村”有何渊源?

  明清时期,苏州是中国经济文化的中心,江南一带经济富庶,苏式糕点、园林、刺绣、木作等技艺都是当时的人文环境下的产物。“稻香村”就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发展起来。清乾隆三十八年(1773),苏州人沈秋泉开始将“稻香村”一词作为店铺字号使用,他在今苏州观前街开设了“稻香村茶食糖果摊”。到清末、民国初期,稻香村的名气越来越盛,伪冒“稻香村”字号靡然成风,上海、北京、河北、沈阳、江浙一带等许多城市,开设多家稻香村店铺。1926年,苏州稻香村翻造店面,在门面竖写“稻香村”三个大字,两边竖写“只此一家,并无分出”,将“禾”字商标放在了门面半圆形顶上,作为店铺的标志,宣示正统地位。随后还在当时的《苏州中报》《苏州明报》《吴语》等报纸多次刊载稻香村新屋落成广告,着重强调了“禾”字才是稻香村的正宗标识。

  1895年金陵(今南京)人郭玉生在北京创立了“稻香村南货店”,后于1926年左右关张,1984年自称这个派系第五代传人的刘振英恢复了“北京稻香村”。然而据苏州大学社会学院历史系教授李峰在其《老北京“稻香村”诸字号考辨》文中考证并得出结论,今日的“北京稻香村”与历史上北京的“稻香村”老字号没有任何渊源和延续的、明确的承继关系,所谓从郭玉生、汪荣清和朱有清等再到刘振英的五代乃至六代传承谱序也是编造的、错误的,完全不能成立。也就是说,今日的“北京稻香村”是一家全新的现代食品企业。法学专家从多处书籍、新闻报道、申报资料等文件中,也印证了这一结果。

  而在苏州创立的稻香村,历经清朝、民国、新中国的时代变迁和民族资本、公私合营、国营、集体改制和股份制等经营体制的变革,得以持续传承至今,成为一家大型现代化企业集团,也成为老字号打破地域限制、走向全国和世界的典型。

  “稻香村”商标纠纷是怎么回事?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显示,“稻香村”商标由苏州稻香村于1982、1988年提出申请注册,1983年、1989年核准注册,核定范围为饼干、果子面包和糕点。而“禾”字商标渊源已久,1925年,苏州稻香村就向民国农商部申请了稻香村商号注册执照,并注明了“禾”字商标,1979年,又在原商标的基础上重新申请了“禾字牌”商标,并一直沿用至今。

  而北京稻香村于1996年申请手写体“稻香村”商标,1997年核准注册,核定范围为馅饼、饺子、包子等。由于无“糕点”类商标,在2003年至2008年期间,苏州稻香村曾两次授权北京稻香村在“糕点”类商品上使用“稻香村”商标,并且没有收取授权费用。2010年,北京稻香村申请“北京稻香村”商标,2015年被核准注册,核定范围包括包子、饼干、糕点等。

  就老字号前面加地名这点,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理事熊文聪表示,商标一旦获得注册,在全国范围内都是受保护的,有排他的效力。北京稻香村通过加上“北京”两个竖排字的方式,申请糕点、馅饼类的商标,熊文聪认为这落入了苏州稻香村所拥有的“稻香村”注册商标的保护范围。而支撑其注册的“地名商标整体论”“市场格局论”似乎是对商标法的误读。目前,要解决这一纠纷就要坚持法治理念、规则第一的基本准则。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马翔认为,“地名+老字号”商标是会让消费者产生严重的混乱,会对老字号的非常严重的损害。“地名+老字号”(北京稻香村)的注册方式割裂了“稻香村”老字号与其品牌发源地苏州的联系,不利于真正“稻香村”老字号的发展、传承和保护。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老字号绿皮书》主编张继焦研究表示,市场上存在稻香村、盛锡福、陈李济、莲香楼等很多同名同姓的老字号,造成市场混乱和消费者混淆,所以正本清源很重要。“稻香村”品牌自1773年在苏州创立,苏州稻香村在持续传承的248年间,在创立、传承“稻香村”品牌和传播中华优秀文化之糕点文化方面,做出了非常显著的贡献。

  而事实上,就老字号前面加地名这点,市场出现过玉田稻香村、佛山稻香村以及挂名香港稻香村、澳门稻香村等,均已被法院判定侵权。即便如此,市场上仍然存在多家使用“稻香村”标识的产品,对消费者的识别产生了较大困难。

  “稻香村”商标之争何解?

  “稻香村”商标之争旷日持久,耗费了大量人力财力,长期来看对品牌发展不利,一次性解决这一纠纷是对法律公平的考验,也是对消费者负责的体现。

  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刘春田教授在《法律适用》杂志2019年第3期《知识产权司法的大国重器》一文中对关于“同案不同判”引用稻香村案例时说:“此案本质是‘稻香村’商标权的归属问题,归根结底是同案不同判问题。‘稻香村’可谓食品界的‘同仁堂’,清、民国、新中国三朝老店,誉满天下……处理该案,法官需要的人格与精神素养再简单不过:良知居心,神明当头。对此案,社会公众期待一个理性的判决。”

  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所长冯晓青教授表示:“苏州稻香村在糕点等商品上在先注册了‘稻香村’基础圆形图章商标,并围绕着该商标在糕点等商品上取得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和良好的商业信誉。从消费者角度来看,购买商品时并不是看上面DXC三个大写字母或整个圆形,识别商品来源的核心信息其实是‘稻香村’三个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的驰名商标跨类保护,苏州稻香村作为合法权益人,有权利禁止其他厂商在糕点、月饼和面包等商品上申请注册或使用任何其他类似于‘稻香村’名称的商标。”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主任李明德建议,两家应尊重历史,尊重注册商标的时间顺序,尊重北稻曾从苏稻那里获得过的"稻香村"注册商标的许可协议,明确各自商标的归属权。

  中华老字号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张健认为,要尊重在先权利,在后的对在先的商标品牌应给予避让。比如南北同仁堂之争,二者一脉相承,但从法律上来讲,商标所有人只能有一个。2008年,南京同仁堂选择重整品牌,全面启用“乐家老铺”,结束了同仁堂品牌的“南北”之争。“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张健说。

  从消费市场来看,北京稻香村最近几年一直强调“三禾”标识,主要布局北京周边市场,产品的主攻方向已转向熟食、包子、盒饭等更加贴合民生的领域,与苏州稻香村布局全国及海外、主攻糕点和休闲食品形成了错位竞争。北京的诸多消费者发现,北京稻香村与“稻香村”品牌的糕点本源已渐行渐远,活生生做成了一家社区生活店。

编辑:李明

上一篇:中国内地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15.8件
下一篇:建为历保获国内文物保护最高荣誉全国优秀古迹保护项目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 民生在线 - 法制社会网 © 2005-2020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20210067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