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乡村振兴 > 内容

蒲公英的花

2021-06-04 15:32:27    来源:城市金融报    

  前一阵,东高家、西高家的人,都忙在外头。他们右手握着一把铲刀,左手托着一只菜篮,菜园里走走,田埂上兜兜,河岸口瞅瞅,像是在寻宝、觅宝。出门了,碰面了,打个招呼,各自走开了,走到自己要去的地方。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自己认为生长着蒲公英的地方。

  时间要推算到2016年的9月,父亲患了大疾,10月回到西高家,开始养病。亲戚们常来我们家问长问短。

  一次,有亲戚急吼吼地走出房门,急吼吼地对母亲说,说自己有一个现成的偏方,就是吃蒲公英,治病效果奇好,叫我父亲试试看。那个时候,微信里也时常有蒲公英是天然青霉素的推送文章,虽然几次三番被删除,但又三番几次被推出。我们全家在这推出删除的反复中,慢慢地相信了,相信通过吃蒲公英,父亲的身上或许会出现一个奇迹。

  说来也巧,当我们需要蒲公英的时候,老家,不管是宅前宅后,还是菜园里、井边沿、路口边,甚至屋后蹲坑的地方,都稀稀拉拉地长着蒲公英。它们全都匍匐在土地之上,以根为中心,一声不响,慢慢地,将叶片向四周散去,大的像画了图的蒲扇,小的像着了色的碗盏,构成一个圆,圈成一片绿,安静地躺在地上。母亲见了就称赞蒲公英,说这草灵性足,真帮忙。心里觉得它们像是晓得我家情况的,好像专门为父亲出苗的、长大的,我们对此充满了感激之情。

  每天晚饭过后,母亲、二妹和三妹就开始分拣白天摘来的蒲公英,再洗干净,放在广勺里,一记一记舂碎叶片,舂到变成一碗酱的时候,取过一块纱布,将酱包起来,用手用力压,沥出汁水来,汁水青绿,匀匀的、糯糯的,整一碗。母亲轻轻地端给父亲,父亲接过,笑盈盈地喝下,还碗给母亲。而纱布里的那些被舂碎的蒲公英,母亲就放在簸箕里,平摊开来,等太阳出来就晒。晒干后,母亲用它们给父亲泡茶,让父亲一碗碗地喝进肚皮里。母亲也叫我们一起喝,我们都顺着母亲的意思,在母亲面前、父亲面前喝这茶,就像喝明前龙井一样开心。

  父亲喝了六个月十一天后,还是走了。医生说,这个病是很痛的。但我父亲只痛了几个小时,吃了两粒止痛药,那痛就消失了。生命到了大限时,父亲身体不变形,也没有奇形怪状的表现,到了饭吃不下的第四天就走了,非常平静,非常安详。

  我们把这一切归功于蒲公英。

  家里的蒲公英在父亲走之前已经所剩无几。这时候,东高家,西高家,还有远方的亲戚们送来了蒲公英,那是其他地方的蒲公英。一时间,蒲公英成了大家的最爱,煎汤喝的,当茶喝的,烧菜吃的,做馅头裹在圆子和塌饼里的,捏在米粉里做青团的,大大小小的蒲公英全给我们送来。

  蒲公英好不好?父亲安然逝去也算一个佐证,虽然我们无法验证蒲公英与止痛的药物原理。但母亲的话一直记在我心里。母亲说,什么好,什么吃了好,不生病时吃最好,生病了再吃,也是吃不好的。末了,母亲还给我们说了一个故事。

  爷爷四十多岁的时候,有一年左乳房发炎,肿块大,疼痛无比,无法入睡。家人劝爷爷去医院看看,爷爷好面子,坚决不让医生看。有一个傍晚,爷爷突发奇想,拿了把镰刀,独个儿去挖蒲公英了。爷爷专门挑红茎的蒲公英挖,连根拔起,根是小手指般粗细,白亮白亮的,拗断了有白色的浆水溢出。爷爷将挖来的蒲公英洗净,放在镬子里烧,待清水变成黄汤的样子后,爷爷舀了一大碗汤汁,慢慢地喝,喝到碗底朝天,再睡去。第二天早上起来,一摸乳房,发现肿块缩小了……

  蒲公英一定有疗效,查百度得知:蒲公英,是国家卫生部新近列入药食两用的品种。据《本草纲目》记载,蒲公英可清热毒、化食毒、消恶肿。《唐本草》《神农本草经》《中药大辞典》等历代医学专著均给予高度评价,民间用以治疗疮毒、脑膜炎、流感、肝胆病。

  原来如此,事实也如此。

  可是,可是,家里的蒲公英呢?蒲公英被我们挖得一根不剩。

  又一个春天来了,蒲公英随着春天的到来又在我们家遍地生长了。

  是不是种的?母亲笑笑:蒲公英,是不需要种的。

  是的,我确信,在母亲侍弄的菜园里,一年四季都有蔬菜,这些蔬菜都是种的。比如土豆、蚕豆、扁豆、长豇豆;黄瓜、雪瓜、地瓜、黄金瓜;青菜、芥菜、芹菜、蓬蒿菜;还有鱼腥草、雪里蕻、胡萝卜。我亲眼看见母亲或者二妹拿出一只杭州篮,篮里放着许多的小方形纸袋,纸袋上面写着几个字。二妹是看汉字识种子,母亲是看种子识菜名,两个人互相补充,最后选定种子,再确定种在哪里——这样的事情,差不多每个月要发生一到两次,但我确实没有看见过她们在挑拣蒲公英的种子,也没有看见过她们在田里为种蒲公英而翻土、播种、施肥、间苗。

  蒲公英确实是自己播种,自己生长,自己长大,自己成才的。

  从土地上刚生出来的蒲公英,是从趴地开始长大的,而后慢慢立起来,慢慢向上生长,到最后变成一株挺立的蒲公英,尔后慢慢开花,慢慢飘絮。

  我从小就与蒲公英交往的。一年一度,乡下的孩子都有一两场与蒲公英比赛跑步的游戏。到了4月底,每户农家的客堂门口,常见白色的花絮飘来荡去。母亲告诉我:这是蒲公英的花。蒲公英的花像一团团白色花球,又像一只只缩微的降落伞,在你面前曼舞。我们看不到它们起飞的地方,但我们看到了它们起飞的样子。那种时高时低、时快时慢的飘逸情态,一直令我们心旌摇荡而心生仰慕:一些花絮飞走了,一些花絮飞来了,花飞花,真的是农家场地里特有的风景。

  我们喜欢憋满一口气后吹这些花,一吹,这花絮会忽地腾空起飞,飘舞好一阵子,然后慢慢地向四下里飞散开去。飞舞时可以转弯抹角,可以垂直飞起,可以快,可以慢。到最后才落到蔬菜的顶上、秆上、叶上。还有的会飞舞到树上和屋顶,那里风大,花絮御风而行,会越飘越高,越飞越远,到哪里落脚谁也不知道,但我们希望它能够抵达它们想去的地方。

  这样的情景一年里要发生两次,一次在4月,一次在10月。

  10月的花絮比4月的要大、要密、要白、也要轻。这是什么原因?母亲说,因为4月的花是夏花,夏花的种子壮实、饱满,没有秕的。

  4月的蒲公英花朵,就是10月的蒲公英种子。

  那时就这样想啦,花非花,也是真的,蒲公英生来自己落种。

编辑:李明

上一篇:自知之明
下一篇:这个山东支教老师真牛!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 民生在线 - 法制社会网 © 2005-2020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20210067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