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大政协 > 内容

斗“天”·斗“地”·斗蚊虫 --驻守在科克托海边境湿地的守边人

2021-05-19 18:11:35    来源:法制与社会    

  斗“天”·斗“地”·斗蚊虫

  --驻守在科克托海边境湿地的守边人

  【通讯员欧天舒 刘兴云】“三个蚊子一盘菜、十个蚊子咬死牛。”这是老一辈戍边人对额尔齐斯河北湾蚊虫的传说。所谓的北湾位于额尔齐斯河在新疆哈巴河县的出境河口,该区域与南美洲亚马逊河、非洲乍得湖、坦葛尔喀湖并称为“世界四大蚊虫王国”,据专家考证,这里每方土地蚊虫曾达1700余只。

图为护边员向我们展示他一巴掌拍死上百只蚊虫的照片

  在这里驻守着一个边境警务站,新疆阿勒泰边境管理支队萨尔布拉克边境派出所科克托海边境警务站,负责近10公里边境线的巡逻防护和边境公路的定点查缉。而据警务站的民警介绍,方圆十里无人居住。5月17日,记者走近科克托海边境警务站,探寻方圆十里无人居住背后的究竟,直面“蚊虫王国”护边勇士的日常,更是肃然起敬!

  与“天”斗,其乐无穷

  “夏有沙尘,冬有雪,四季没有明白‘天’。”萨尔布拉克边境派出所党支部书记谢小舟用幽默的语气与我打开话匣子。

图为警务站民警对过往车辆进行查缉

  警务站建在科克托海湿地中心位置,四面环绕着戈壁、沼泽、丛林、沙漠。站在警务站的执勤现场,一阵清风吹过来,空气中弥漫着沼泽的腐臭,夹杂着沙漠的干涩,让人有捂鼻的冲动。

  警务站全年驻勤,据谢小舟介绍,科克托海没有四季的轮回,只有冬夏的交替。夏季最热的时候,接近40摄氏度,让人酷暑难耐;冬季最冷的时候,温度走低到零下30摄氏度,让人不想出门。

  与警务站民警、护边员交谈时,一部分民警、护边员告诉我,这里的夏季好,因为夏季除了蚊虫,至少天天可以出门。到了冬季,经常是狂风卷起漫天雪花,能见度极低,巡逻路上逆风走不动,顺风刹不住,甚至有时候出个门都困难。

  一部分民警告诉我,这里冬季好,夏季蚊虫肆虐,即使温度接近40摄氏度,也得穿严严实实,热得让人透不过气。遇到沙尘天气,出去巡逻执勤,定当吃一脸的沙土回来,沙眼、角膜炎、鼻炎是以往驻勤民警身上常见的疾病。

  在警务站,夏季路面查缉勤务基本上是一个小时一轮换,即使这样频繁的轮换,每年中暑的民警也不在少数。冬季除了正常的巡逻和查缉,风雪中救援又成了工作中的一个大项。车被陷住,人出不了门等等,光去年冬季,警务站接到的救助警情就超过了20起。

  与“地”斗,其乐无穷

  站在警务站楼台,放眼望去,沙漠、戈壁、沼泽、界河、芦苇荡等“景观”尽收眼底。跟随民警巡逻的脚步,我们前往边境进行巡逻踏查,一路上干枯的地方,都有一层白色的结晶。据民警介绍,警务站方圆十里都是这种盐碱性质,白色结晶就是盐碱水质地域的特色标志。

  民警使用净水器滤芯

图为记者随手拧开水龙头滤网

  民警饮水一直是警务站的大问题。谈到饮水问题,民警带我们查看了警务站的水井。这里井水比较充足,但据民警介绍,汛期井里的水浑浊不堪,水泵基本上是抽不上来。水泵堵塞了、电机烧坏了这种情况很常见,汛期索性就不用井水。这一时段民警要驱车到13公里以外的兵团驻地去运水。汛期过后供水恢复正常,但水质却摆不上台面,碱性大、含沙量大、腐臭味浓······这些独有的特质尤为明显。

  警务站的水笼头,每个都配备有过滤网,现场我们随手拧开了一个水龙头,滤网上一层类似腐烂物的黑色物质,夹杂着刺鼻的气味。去年为解决警务站的饮水问题,阿勒泰边境管理支队为警务站配备了大型的净水设备。

  警务站净水设备的滤芯,每个礼拜会进行更换,这样才能保证水质。当场我们打开了净水器的过滤网,白色的滤网,已经变成了暗黑,随手一摸都是泥沙和黑色絮状物。有一套这样的设备对井水进行净化,这对于警务站民警来说,已经是很满足了。

  “以前来驻勤的民警,前三天都会拉肚子,后面身体才开始适应;在警务站待的时间长了,很多民警开始掉头发;长期在警务室工作的民警和护边员,基本上都会患上结石病。现在这水质净化了,好多了。”警务站民警段永雄笑着向记者讲述。

  与蚊虫斗,其乐无穷

  北湾地区的蚊虫种类多、毒性大,据当地的牧民介绍,每年都会有牛、羊、家禽被蚊虫咬死的事出现,这在当地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图为民警向我们展示以前自己被蚊虫叮咬的“勋章”

图为民警执勤期间蚊虫爬满全身的照片(受访者提供、无原图)

  说起警务站的蚊虫,民警蒋霜禧深有感触。2019年年初,他从广东来到新疆,分配到了萨尔布拉克边境派出所,作为广东人,在蚊虫方面,他自认为没有他没见过的世面,于是主动申请到科克托海边境警务站工作。

  起初几天,他只是觉得蚊虫多,偶尔被咬几口也正常。到第5天的时候,自己已经感觉身体不适,最终被领导强制换勤。回到哈巴河县,他整整住院输液一个星期,身体才调整过来。

  “对于科克托海的蚊虫,我是服了。”蒋霜禧拿出手机,向我们展示当时他身上被蚊虫刻上的“勋章”。而像蒋霜禧这样的事例,在科克托海边境警务站的“史册”里还有很多。

  在警务站,我们看到了两座特殊的狗窝,三面都是密封的彩钢板,设门的一侧,是一块密度很细的麻纺布,这是用来防止蚊虫攻击护卫犬的,即使这么严密的布防,去年警务室还有两条护院犬被咬死。

  “因为蚊虫的原因,犬也不适合在这个地方长期‘工作’”,民警笑着给我们讲述。从民警的讲述中,我们得知,警务站的护院犬,每年都要轮换,不能长时间在警务站“服役”。

  在警务站,我们体验了民警的“特殊”装备--防蚊服。从头到脚,都是密封的样子,帽子有专属的挂帘,每次巡逻和查缉之前,队员们首要工作就是相互检查防蚊服的密封性,手足喷涂驱蚊药,但即使这样,有时候仍然抵挡不住蚊虫的攻击。

  最后一个护边员拿出了以前巡逻期间手机留下的照片,向我们展示,告诉我们:蚊虫季节,他一巴掌曾拍死85只蚊子。

  采访手记:离开科克托海边境警务站,透过车窗,我看见一名民警带领2名护边员手持国旗,在铁丝网跟前巡逻。远远见到我们的车辆,他们立即驻足转向,用那并不是那么标准的手势,向我们敬礼!此刻我仿佛明白了,是什么让他们在这里斗“天”、斗“地”、斗“蚊虫”。坐在车里我举起右手默默地向他们回礼,我知道他们看不到我,但这是我发自内心对他们的致敬!

  单位:新疆阿勒泰边境管理支队哈巴河边境管理大队

编辑:李明

上一篇:论扛起北部列阵高质量发展领头羊责任
下一篇:中国为外企发展带来新机遇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 民生在线 - 法制社会网 © 2005-2020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粤ICP备2021080148号